中國孕婦網致力于成為最全的母嬰育兒類免費知識文庫。 收藏本站

    首頁> 孕前準備

    我的生產車輪戰

     

      準備生了

      那天早上一入院,就先進待產室進行胎心監護,護士讓我把衣服脫了,給我“備皮”(也就是刮毛),那感覺粗粗拉拉的,有點不舒服。接著又給我做了“肛檢”。“一點動靜沒有呢”,然后就“監聽”寶寶的心跳,還給了我一個手柄——讓我”有了胎動就按一下”。

      一會兒,胎心監護結束了,很正常,我離開了待產室。在門口,我的責任醫生問我“是催一催爭取順,還是直接剖”,還讓我跟家人商量一下,明天一早告訴她。第二天,她來查房時,我們告訴她,決定打縮宮素試試,她警告我們,像我這樣一點動靜沒有的,可能打一兩天也不管用,并且說:“可別疼了就喊,疼死了!給我剖了吧!喊了沒特殊情況我也不給你剖!”唉,她大概看我嬌弱的樣子,不相信我能承受產痛吧。

      所以14日早上10點半我又來到待產室打縮宮素。護士一會兒聽聽胎心,一會兒調整一下點滴速度。下午,我終于有感覺了,肚子開始隱隱作痛,跟經期感覺差不多,4點多我結束了點滴。老公陪我滿世界轉悠——我們爬了1次住院部的1 5層樓,把整個醫院轉了個遍。但是到了臨睡前,疼痛的感覺反而越來越小了,最后居然不疼了。我想肯定順不成了,明早剖了算了!早上上廁所,我正想著醫生來查房時讓她給我剖呢,居然驚訝地發現,見紅了!哈!太好了!但下午找不到醫生,我們就爬樓,那天我們又把那棟樓上下了四五回,腿都軟了。15日就這么過去了。

      開宮勁

      夜里11點多,疼痛加劇了,我看著表,大約7分鐘1次,每次也就30秒。兩點多,我睡不著就在走廊里轉悠。護士看到我,問我干嗎呢,我說疼得睡不著走走。她嚴厲地說:“趕緊回去睡覺去,一會兒生的時候一點力氣都沒了怎么辦?疼得厲害了就來待產室找我!”4點左右,我的宮縮還是7分鐘左右一次,我想都疼了5個小時了,或許開了一兩指尹于是就去了待產室,那個護士給我做了肛檢,結果”一指也沒開!回去等吧!得疼得不行了才能開呢! ”

      16日早晨8點多,情況還是差不多,我疼得吃不下早飯(其實也是擔心如果順不了,剖的時候不能麻醉),又一次進了待產室看開了多少,護士說:“再忍忍吧,今天上午能生。”我的心情一下子好了起來。這次我沒回病房,就在待產室等著了。當疼痛一次又一次襲來時,我緊緊抓住病床旁邊的輸液桿,咬緊牙關,繃直身體,全力與疼痛對抗。但是很快被護士發現了端倪,她問我:“你是不是在用力?”我說是,這樣疼得會好些。但她馬上說:“沒讓你用力你不要用力,宮口沒開就使勁會宮頸裂傷。”沒法子,我只好放松身體,消極地忍耐。雖然痛的強度已經夠了,但還是不很規律,有時間隔七八分鐘。

      10點半,值班的護士又給我做了肛檢,她告訴我已經開了三指,我一聽頓時來了精神,對她大叫:“快給我打無痛!” (無痛即止痛劑)她讓我進了產房,還把責任醫生找了來,她說,無痛會延長產程,你確定要打嗎?我說是,趕快給我打吧。她一邊讓護士聽胎心,一邊找家屬簽字去了。但是胎心不太穩定,120—130(每分鐘次數),過了一會兒還是這樣。這時產房來了一個男醫生,是麻醉科的主任。可是責任醫生說胎心不穩定不能打無痛,于是她們讓他走了。看著他轉身離去的背影,我好失望!

      胎心還是不好,醫生有些著急,我說 120~160不是正常范圍嗎;她說這是臨界值,不穩定,所以可能會窘迫。她給我檢查了一下,說胎頭位置不太好。問我是不是剖了,我想都堅持了這么久,現在放棄太可惜了。后來聽家人說醫生給出4個可供選擇的方案:剖腹產;堅持順生;用產鉗;用胎頭吸引器。唉,我可以想像媽媽一聽“產鉗”這兩個字,肯定嚇得腿都軟了,因為我有一個姐姐就是因此損傷了大腦,兩歲夭折。她立刻讓醫生給我剖!醫生回到產房給我檢查了一下,發現我的宮口已經開全了,但是胎位不太好,是什么”枕后位”,她有些緊張,又測了下胎心,還那樣。她認為可能是缺氧,我問她缺氧會怎么樣,會不會生低能兒,她說那可不好說。她出去了一下,回來告訴我,你家人都想讓你剖。我想了一下:胎心不好,位置不好,時間長了的確有風險。我咬了咬牙狠了狠心,對醫生說:“那剖吧。”

      手術

      一進手術室,我就覺得冷。他們讓我自己爬到手術臺上去,那臺子窄得僅能容身,大肚子笨拙的我必須很小心才不會掉下來。然后就在后背上打了針,并插了導尿管。接著他們分別給我的左右手打上點滴,接上血壓計,這下我一動也不能動了。然后我與責任醫生進行了以下對話:“我要求橫切!””豎切拿孩子更方便,橫切也可以,不過現在孩子可能缺氧,最好快點弄出來。”

      “那好吧,豎著就豎著吧。”(第一次妥協,在心中為我連妊娠紋都沒起的潔白光滑肚皮默哀吧)

      當有人用針扎我的腰部時我說:“疼!麻藥沒起效呢!等會兒吧!”“孩子可能缺氧,最好快些,當然你要等會兒也可以。”“那好吧,現在開始吧。”(第二次妥協,看來我的肚皮會“死得很慘”)“啊……”

      最后一聲是我的慘叫,在產房哼都沒哼一聲的我終于忍不住了一一切膚之痛啊!

      我的慘叫一聲接一聲,同時左手緊握住什么東西,但馬上被告知上面打著點滴,不能用力,所以只好忍著……不過幸好,麻藥終于起效了。當責任醫生對我說“忍著點,拿孩子時有點難受”時,我已不怎么覺得痛,只覺得有人按了按我的胸腹部,然后掏出了什么東西,緊接著就是響亮的“哇哇哇——”啊,哭得這么厲害,應該很健康吧,我松了一口氣,記得醫生當時說:”先是大人叫,接著是孩子口叫。”當時在手術室外,我的家人也聽到了她的哭聲,他們也像我一樣松了一口氣吧。媽媽看了看表,12點14分,也就是說,進手術室僅僅19分鐘,我的寶寶就出世了。奇怪的是,他們只聽到了寶寶的哭聲,卻根本沒人聽到我的尖叫!

      下面的過程依然很難熬,不是因為痛,而是因為冷。我的膝蓋以下好像浸在冰水里,我全身發抖牙齒打戰,但是沒人注意。有一個聲音問我,“你為什么不睡覺呢”,我一想,是啊,睡吧,但不知是因為冷還是太興奮,根本睡不著。又過了大約半小時,終于一切都處理好了,我被抬回推車,推出手術室。

      終于結束了,終于暖和了,終于安全了……很快我真地睡著了。

    與本篇相關的其他文章
      ● 陣痛,48小時
    ● 分娩之痛,獨自承受
    ● 產痛之快樂初體驗
    ● 我的剖宮產全記錄
    ● 娟子:女兒是媽媽希望的果
    ● 怎么樣預防早產
    ● 準媽必看的產科大夫真心話
    ● 分娩的旅程
    ● 當媽媽真好
    ● 5大癥狀,告之即將分娩!
    【 關閉本頁 】【 收藏本頁 】
關于我們
網站簡介
聯系我們
新手上路
新用戶注冊
常見問題
商家入駐
入駐須知
立即加入
網站導航
網站地圖
在線客服
在線客服
投訴通道
mastcard認證 visacard認證 推薦商家 安全購物 江蘇工商
天下足球大赢家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