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孕婦網致力于成為最全的母嬰育兒類免費知識文庫。 收藏本站

    首頁> 孕前準備

    產痛,沒有傳說的那么恐怖

      我一個極其怕痛的很瘦的女人,選擇了順產,這讓所有熟識我的親人與朋友無法相信——你怎么受得了這種疼,可我想跟說——產痛,沒有傳說的那么恐怖。

     

     

      懷孕的時候,關于產痛有各種不同的版本,清一色地疼死人了,難受死了,連死的心都有了;聽了無數的勸告,說一定要剖腹產等等。我雖然立場還算堅定,但是聽多了還真有點心虛有點膽戰心驚。我是一個對疼痛非常敏感的人,就是美容時擠擠黑頭拔拔眉毛都忍不住流淚,我對這種帶傷口的疼應該說是有點神經過敏。怯怯地問問婦產大夫的姐姐,她也說確實是很疼,但是她和我父母親一樣,堅決支持我順產。幸好我立場比較堅定,我決定要排除萬難誓將順產進行到底。為著這個堅強的信念,我堅持不懈地鍛煉身體,科學控制飲食,爭取把孩子的體重控制在7斤左右。為迎接新生命的到來,我做好了身心的準備。果然,到36周一查,大夫告訴我:孩子足月的話估計7斤,只要孩子體重不超過7.5斤,自己生完全沒有問題。暗喜,萬事具備,只欠東風了。

      9月9日的預產期,8月21日我休了產假,準備享受最后一段兩人時光。8月22日上午在小區的公園鍛煉身體,隨身帶了一些書,看得津津有味。回到家里,居然發現內褲上粉粉的顏色,據說這就是見紅了,離預產期還有17天,我在心里完全沒有接受自己很快就要分娩的事實。下午兩點開始,見紅頗多了,宮縮變得規律起來,20分鐘一次,肚子很脹但是不疼,我在msn上輕松地與朋友們調侃聊天。老公的心態是完全一樣的覺得不可能,再加上他的慢性子,傳遞給我的信息更是讓我覺得分娩離我很遠。晚上一家人看電視聊天,到十點鐘才在母親的催促中準備就寢。

      23:00時分,宮縮相當有力,肚子開始疼痛,是那種受寒后來例假的疼,脹脹地疼。寶寶在肚子里鬧得很歡,肚子此起彼伏。母親給醫院打了電話,電話的答復是:破水了再來。而我一直沒有破水。疼痛陣陣襲來,我不禁拽緊了老公的胳膊,老公沒當回事還適時給我上了政治課:生孩子總是要疼的,別人都能行,你怎么就不行,堅強點。為了不打擾家人的休息,為了他們有更充沛的精力應付我即將來臨的分娩,我去了洗手間。獨自呆在洗手間里忍受著不斷襲來的疼痛,不斷地感覺到便意,但是又實在拉不出來了,寶寶在肚子翻江倒海地動著,像來給媽媽打氣呢。我在座便器的靠背那里放了一個軟墊子靠著,胸前抱著一個抱枕,疼痛襲來時就咬住墊子不讓自己出聲,疼得不斷倒吸涼氣,想想那時真是堅強無比。這種疼痛持續了兩個多小時,那時已經是8月23日大約凌晨1:30多了,也許是我的唏噓聲驚動了我的母親,她起來了,看見我大汗淋漓,忍不住埋怨我怎么不叫醒她。我向母親擠出了一點笑容:“媽,沒事,我能忍住,我想讓你們好好休息。”母親趕緊給醫院打電話,還是那句話:破水了再來。在媽媽的攙扶下我幾乎是蠕動著回到床上躺下,一陣一陣的疼痛來了更猛烈了。老公打算我不疼時扶我起來去醫院。但是那時的我感覺到不能動彈了,疼從肚子開始脹到腿上,腿好像不是自己的了。隨著一下猛烈地宮縮,我情不自禁地發出“嗷”的叫喚聲(我對自己說過,不管多疼都不能叫,我不能嚇壞我的寶寶)。給120打了電話。突然一陣特劇烈的宮縮后,我似乎聽到“卟”的一聲響,感覺到水噴薄而出,一團力氣一團物體無法控制地往身體外推去——破水了。在疼痛中,我保持著異常冷靜地清醒,用身心保護好這個即將來臨的生命。宮縮異常有力,我總是控制不住它的力氣。120還沒來,母親及時給我補充了能量,我有一個超強的信念:我必須把他順利地生出來。大約2:30,第三下劇烈的宮縮來臨時,我感覺一個物體就要推出身體,我憑感覺孩子出來了,但是沒有人相信我,包括120救護車的大夫。在120車上,我還打趣著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來緩和一車人的緊張情緒。

      120救護車走了緊急通道,以最短的時間把我送到了婦產醫院急診室。我的感覺沒有錯——孩子的一部分頭已經出來了。氣氛陡然緊張起來,急診室的醫生厲聲訓斥我的家人,老公飛跑著去繳費,醫生的手堵著產道推著孩子不讓他出來,并以飛一般的速度把我推向產房,只看見走廊上的燈在頭上呼呼地后退,那種緊張氣氛只能在電影中看到,在路上大夫還威逼利誘我是不是生第二胎。在強有力的宮縮間歇之際我堅定地否定了醫生的質問,同時不斷哈氣來緩沖宮縮的力度來推遲孩子出生的步伐,想想我多不容易啊。到了產房,在醫生的催促下,我自己爬上了產床,對傳說中的產房充滿了好奇,一邊忍著疼痛一邊環顧四周的環境,心里很踏實很平靜。

      我開始醞釀情緒,準備迎接傳說中的能疼死人疼痛,我那時很希望老公能陪在身邊給我更多的力量。剛一躺好,就感到一陣尖銳的疼痛,大夫居然給我做了側切,我反抗也晚了。瞬間,只覺得一股暖流“嗖”地流出體外,那時應該是凌晨3:42,產房里安靜極了,手術刀之類的鐵器碰到鐵盤的聲音顯得異常尖銳,“真順。”只聽見大夫說。我還沒明白到底怎么回事,孩子響亮地哭聲在產房響起,我腦海里一片空白,恍如隔世,心里只在想:生孩子并沒有人們傳說的那么難,那么疼啊!我當時就決定要再生一個。正想著,“嗖”又一股暖流沖出體外,“大夫,又一個嗎?”我急促而期待地問。

      “不是,是胎盤。你真是夠順的,宮縮非常有力,要來早點,根本不用側切的。”說著一邊在縫針。這時我才感到宮縮收縮的疼痛與縫傷口的疼,這種疼是如此真切如此難以忍受,我情不自禁地叫出聲來“哎呦,哎喲,疼死了”。

      “生孩子都沒叫,這會兒叫了,能有生孩子疼啊?!”大夫笑話我。

      就是啊,生孩子的疼我能忍受,這種疼我怎么就忍受不了呢?!是不是精神上放松了?大夫一切工作都做完了,孩子在我的懷里,可老公還沒有交完錢。護士讓我在產床上休息觀察一會兒。我躺著看著周圍的環境,聽到不遠處傳來了其他產婦歇斯底里的哭叫聲,我的情緒有點亢奮,也有點迷離,恍恍惚惚。就是覺得好餓,躺在產床上,我喝了一大碗粥,吃了四個包子,精力非常充沛。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我懷抱著軟軟的嬰兒被推出產房,緊張的母親、弟弟與老公迎來的是精力充沛的我和粉嘟嘟的小生命,聽見老公說“你辛苦了,你立大功了。” 我陡然自豪起來。

      被安排在大病房了,接下去的幾天里側切的傷口疼得我睡不著覺,我有點焦躁不安,在這里我不斷地耳聞目睹了其他媽媽生孩子時的撕肝裂肺之喊叫與生命降生后的疲憊與勞累。各媽媽對我的經歷都感到不可思議,我暗自慶幸。我覺得這歸功于我良好的身體狀況與堅強的意志,尤其是后者。

      很可氣的是從此以后,老公勸孕媽媽與準爸爸的時候,都是這種口吻:別怕,生孩子一點都不疼,我老婆就是自己生的,沒事,不疼。語氣之輕松感覺生孩子就像母雞下蛋一樣。當然,產痛是很痛的,但是沒有傳說的那么恐怖。

    與本篇相關的其他文章
      ● 產痛,撕心裂肺最原始的痛
    ● 產痛,我那短暫而甜蜜的回憶
    ● 產痛:刻骨的痛伴著幸福
    ● 產痛:痛到不知前世還是今生
    ● 產痛不如你想象的那么痛
    ● 怎么樣預防早產
    ● 準媽必看的產科大夫真心話
    ● 不堪回首的產痛經歷
    ● 擁抱人生的新太陽
    ● 娟子:女兒是媽媽希望的果
    【 關閉本頁 】【 收藏本頁 】
關于我們
網站簡介
聯系我們
新手上路
新用戶注冊
常見問題
商家入駐
入駐須知
立即加入
網站導航
網站地圖
在線客服
在線客服
投訴通道
mastcard認證 visacard認證 推薦商家 安全購物 江蘇工商
天下足球大赢家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