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孕婦網致力于成為最全的母嬰育兒類免費知識文庫。 收藏本站

    首頁> 孕前準備

    順產,難熬的產痛

      產痛,已經過去一年多了,馬上就快一年半了。這一年半我都在為喆喆的吃喝拉撒而忙碌,似乎忘記了原來在生喆喆的時候還產痛過。看到新浪有征文,琢磨了半天都不知道該怎么寫,再看親子首頁姐妹的產痛經驗,似乎喚醒了我沉睡的記憶了。

     

     

      不做母親不知道母親苦,從我懷上喆喆,我就一直在嘔吐,而且吐的特別的厲害。因為喆喆是上懷,一直都吃不了多少東西,老公怕喆喆會營養不良,就一直逼著我吃各種水果,和肉,而我一看到肉就想吐。我那時候還要上班,上班要擠公共汽車,北京的交通有多擁堵,相信北京的媽媽們都身有體會。大著個肚子在上下班高峰期上班,公共汽車上很少會有人主動給孕婦讓座。而我是屬于那種一坐車就開始想吐的,為了怕自己突然吐了,噴到乘客身上,我一般都會在包里放幾個塑料袋。從3個月開始嘔吐,一直吐到喆喆出生。

      06年3月底,終于盼到預產期了,可是喆喆還沒有一點動靜,媽媽也常問我最近有甚么反常現象沒有,我說沒有。唯一的變化就是肚子開始下墜了,吃的也比以前多一點了,媽媽說可能快生了。為了怕喆喆早產,我早就準備好了喆喆出生時候需要的一切東西,并給裝包了。肚子下墜后,我的行走開始有點艱難,預產期過了一個禮拜,終于在我去超市購物的時候,見紅了。我知道我的女兒將要出生了。

      去了醫院的我在老媽和老公的陪同下忙碌于各項檢查:驗尿,抽血,大肚子B超,胎監,心電圖……等等,每檢查一個項目對我來說都很難受,孕檢的時候我就不愛去醫院,整個懷孕期我就去了三次醫院,每次要去醫院,我都會找出各種理由來拒絕去。因為去醫院醫生只會嚇唬你,醫生似乎很少從病人的角度去考慮問題。

      4月5號的晚上,當我住進醫院的那一刻起,我的產痛也開始來臨了。每一次的疼痛都是那么的難受,每隔5分鐘一次的宮縮讓我自己疼的簡直受不了,可是卻無能為力,只能任它去疼痛。每一次的宮縮似乎都在要我的命一樣的難受,隱隱做痛,這時的宮口似乎還沒有開的現象,我一次次的奔波于醫生的辦公室和住房之間,詢問醫生到底會要多久?醫生就會說:你慢慢等吧,有在醫院等一禮拜的。我這個心里著急呀。

      時間慢慢的過去了,我和老公在我和老公就在房間里面靜靜的等著,每間隔五分鐘一次的宮縮一次比一次頻繁了,差不多慢慢的縮短為四分鐘一次,而疼痛的時間也從原來的幾秒鐘慢慢的變成十幾秒,時間越來越長了。我心里著急著,可是又無能為力。于是我和老公在醫院中間的走廊上和房間里來回的走動著。

      每次的疼痛,我都抓住老公的手,抓的很緊。老公就是我生命中的全部,他是支持我把孩子平安生下來的力量。疼起來的時候,我就像是掉入了水中,而老公是水中的浮木,讓我依靠,是我安全的避風港灣。人生也許就是在時間的推移中走完的,真的。自己不做父母不知道父母的苦,我真不知道當年媽媽在懷胎十月過后,再把我生下來,人家都說生孩子就是在鬼門關走一回。何況我父母還把我撫養長大,再這個時候,就算我在父母面前受過再大的委屈也都變成零了。

      我最害怕的就是摸宮了,看宮口開了沒有。當醫生在我的下身抹上藥水,然后帶上手套,用兩個手指在我的陰道內摸的時候,那個痛真是我無法用語言描述的。她用她那兩個手指在我的陰道里面摸的時候,疼的我大叫起來了。產科的醫生說這是干嗎?現在叫什么,還沒有到時候,留著力氣等呆會再叫。而在給我摸的醫生說,你這么緊張,我都摸不到了,我說怎么你摸的跟其他人摸的不一樣,他們摸的沒有你們這么痛,你輕點。她說她都摸不到,然后讓其他的醫生再摸一次。點的時候再看情況。

      時間每走一分,就像在走一天,是那么的難熬。醫生說讓我們先休息,留著精神用在下半夜。于是我和老公準備睡覺了,可是每次的疼痛讓我不自覺的抓住老公的手,我又不敢叫,怕把房間里的其他人叫醒。時間不知不覺的到了11:00多了,我說我睡不著,我們出去走走,老公于是陪著我在走廊里面來回走動。我們一邊走一邊聊天,總算沒有那么的痛,都忘了,只有宮縮的時候我才會停下來歇息。這時外面的天也在開始變了,刮起了大風,看來晚上有雨下。突然的一聲打雷讓我嚇了一跳,老公忙把我摟在懷中,說沒事的。也不知道為什么,在不認識老公之前我并不是特別的怕雷,可是自從認識他之后,沒當打雷的夜晚,我都要把他抱的緊緊的,不松手。這也許就事依賴,他就是我的避風港灣。

      時間走到了六號的零點了,宮縮的時間越來越短了,而疼痛的時間越來越長了,差不多每個兩三分鐘就疼一次,而每次疼起來的時間差不多有一分鐘左右。于是我和老公到醫生辦公室去找值夜班的醫生,也就是開始給我摸宮的那位醫生。看她的面目倒是挺清秀的,可是她的手法和聲音,讓我覺得她肯定不是什么正規醫校畢業的,肯定是走后面進的婦幼保健院的。后來我跟老公聊天的時候聊倒她,我們都在說她肯定不是什么好醫生,說她不行,只是沒有當面對著她說,現在想想還挺后悔,其實我應該當面告訴她才是,那她肯定是丟盡臉面,很難堪的。不過我也沒必要這么做,這樣做對我沒有好處的。

      她看我疼的樣子,還說起了風涼話,有疼的這么厲害嗎?我沒有說話,因為沒有力氣了。要依我的脾氣肯定給她堵回去,又不是你在痛,要是你生孩子的話,還不一樣,比我痛的更厲害好,叫的更凄慘。可是我已經沒有精神去和她辯論了,我們懶得理她就算了。她帶著我們去了二樓的待產房,說讓我先做下胎監。

      這時候正好有一位產婦正在生孩子,當醫生們為她的事情忙做一團的時候,我被涼在;一邊涼快,沒有人搭理。胎監也還沒有做的。這個時候我痛的也越來越厲害的,再加看著人家在生產,我也越來越著急了。我跟值班的醫生說,可以做胎監不?醫生讓我躺在床上,然后給我做胎監。疼的時候我什么都忘了,只知道疼。我一邊自言自語,一邊忍住疼痛說:崽崽,你快點出來羅。醫生在旁邊聽了還笑我了。

      突然我感覺有什么東西從下身流出來,我忙著叫醫生,醫生說是血塊,胎監總算做完了。我擔心老公在外面著急,于是跑過去告訴老公,醫生說孩子生下來后,還要在產房觀察兩個小時才可以回病房。我說讓老公等著,別著急,然后我就進去了。我在床上躺著,蓋著被子。可是又是那么的難受,醫生說讓我看看電視,可是電視打開后,那聲音特別的難聽,我讓她關了。突然我覺得有水樣的東西留出,去了廁所,還是血塊,當時有水樣的東西伴著血塊一塊流出來,我也分不清楚。于是我告訴值班的胖醫生說:好像是羊水破了。她說給我看看,我疼的難受。

      她給我摸宮,說宮口開了三公分。我疼的越來越厲害,因為有上個醫生,所以我一直不敢讓她摸,而且還非常的緊張。我問醫生我可以去住院部呆著不?然后再上來,她說宮口開了,只能在待產房,如果你出了房間,一切后果自負。我問那我可以讓我老公進來陪我不?胖醫生見夜也深了,也沒什么人,于是就答應了我的請求。我把老公叫進來了,有他在旁邊我也就安心多了。疼的我越來越難受,我努力的忍著不讓自己叫出來。她又摸了一次,說已經開了五公分,我又想去廁所,感覺有什么東西壓住我的肛門。醫生說不讓我去廁所,然后還說我的子宮上唇已經腫起來了,如果我再去廁所,胎兒有可能會窒息,還說要為我打消炎針。

      這個時候的我,哪怕是一次小小的針,我都害怕的不得了。我緊張加緊張,除了緊張還是緊張,醫生讓我放松,可是我已經不知道該怎么放松了,醫生告訴我說深呼吸,緊張中的我連深呼吸都不會了。我像平常一樣,深深的吸口氣,然后再吐出來,可是還是不行,一點都沒有深呼吸的用處。可能情急之下,我已經不是在呼吸,我是在吸氣。幸好老公在旁邊,是他用吸氣,呼氣,慢慢的引導我的,才讓我渡過難關。甚至連醫生打完針我都沒有太大的感覺,不知不覺的就過去了。真的要感謝我最愛的老公。

      打完消炎針之后,醫生再一次摸宮,說宮口已經開全,已經到十公分了,可以進入產房。我想去廁所小便,醫生不允許,說生孩子就是這種現象。我把身上的褲子脫了,然后什么都不管的跟著醫生去了產房,醫生把一切準備好之后,讓我自己爬到產臺上去。醫生告訴我怎么樣躺的位置是最合適的,我就要怎么學。我進入產房的那一刻已經是1:45左右了,因為產房的走到上有個大鐘表,所以我明顯的記住了時間。從我上手術臺的那一刻,她們一直在教我怎么用勁,因為只有用勁,才能讓孩子順利分娩。

      剛開始用勁的時候,我還有充分的力氣支持,因為生孩子要出血,所以醫生要給我吊點滴,是用來補血的,防止生產時候失血過渡。胖醫生給我扎針,首先扎我左手,因為我的兩只手要用勁,左右扎不進去,只能扎右手的手肘中間部位,對于她的扎針在我疼痛難當的時候,是那么的困難。每一次的用勁對我來說都是那么的難過,而醫生們還有時間聊天。也學只有聊天,才能打發她們在深夜幫人接生的疲勞。由于長時間用勁,我大汗淋漓,渾身無力,腳還抽筋,整個人都快虛脫了。

      “看見頭發了,用勁。”

      “看見腦袋了,再用勁。”

      醫生們可能這個時候比我還著急,希望孩子快點出來,別掐住在宮口。我聽著醫生的話,一個勁的努力。這個時候我才明白生孩子是多名困難的一件事情,我才知道當年母親是在經歷三次這樣的疼痛才將我們三姐妹生下來的,又是怎么樣的努力掙錢才將我們三姐妹養大的。

      時間到了3:15左右了,孩子和我可以說一直在死亡邊上掙扎著,而醫生們在旁邊觀看。也學她們在等著我改變主意,等著我答應做剖腹產,因為我產后聽好多家人說,她們都是在宮口開了一半,或者宮口開全之后因為忍不住疼痛而選擇剖腹產的。而我自始自終都沒有想過要剖腹產,所以也就一直聽醫生們的話,在努力用勁。

      外面下著雨,我環繞了下四周,現在天亮天的早點了,再過一個多小時就快天亮了,我渾身是汗,都不知道該怎么用勁了。醫生見我的情況越來越危險,也不能再耽擱下去了,再耽擱下去的話,我和孩子可能都有生命危險了。于是醫生們決定給我動點小手術,把陰道口切開。打了麻藥之后,實行了切開手術,因為是局部麻醉,所以我除了不知道陰道被切開的痛,我還是用樣知道子宮收縮的疼痛。

      “用勁!”醫生著急的引導著。

      “你再不用勁只能用吸宮,把孩子吸出來,那樣對孩子會有生命危險。”

      “用勁,不用勁孩子出生要送新生嬰兒科。”也許是聽了醫生這些話,母親的天性,我要保護孩子,讓本來渾身無力的我使了一把大勁。

      “孩子的頭部出來了。”醫生叫著,我自己也同樣感到孩子的某個部位正穿過了陰道口了。聽到醫生的叫喚,我心底一陣驚喜!

      “再用把勁,孩子就全出來了。”聽了醫生的話,我使出了全身僅剩的唯一的力氣。

      “孩子出來了,出來了。”醫生們尖叫著。同樣的時候,我也感覺到了,是孩子的肩的那個部位在擠壓中出來了,可是沒有聽到孩子的哭聲。

      “快叫新生嬰兒科!”

      “快來氧氣!”

      醫生們焦急的為孩子忙碌著,我被涼在一邊無人看管。我把腳伸直了,混生已經虛脫的我就那么癱在那里,什么都不管了。可是我神志并沒有模糊,我知道我的孩子正在搶救,正處于危險當中。我在心里默默的未孩子加油:“崽崽,你要加油哦!要努力挺過難關哦!”那時候的我真的害怕,非常害怕,我害怕孩子在平安渡過十月懷胎和生產之后,在這一刻卻……

      “哇!哇!”斷斷續續的孩子的哭聲。在醫生們的全力搶救下,孩子平安了。這個時候老公一直在外面焦急的等著的心總算平靜下來了,已經3:49了,實際上孩子是3:45出生的。

      這時有個醫生出去叫老公把孩子衣服拿上來,其實老公早就做好準備了。另外還有個醫生出去了,說新生嬰兒窒息,要馬上送去新生嬰兒科,問老公愿意不愿意?(這個是后來我聽老公說的。)讓老公馬上去交錢,1000元。

      在當時深更半夜的情況下,身上只剩200塊錢的老公嚇了一大跳。不過老公還是馬上穩住了腳,說:“我先交200元,在這小縣城,旁邊又沒有銀行也沒有提款機,讓我去哪里再找800元,明天再交吧!”

      孩子在醫生們的用力拍打中斷斷續續的哭聲變的有力起來了。

      “加衣服是六斤二兩,衣服應該有二兩,孩子是六斤。”我迷糊中聽到醫生的交談,她們還在討論著給孩子評分。孩子要被送去新生嬰兒科了。

      “楊練鐵,孩子新生嬰兒窒息,要被送去新生嬰兒科去。你自己看一下,是個女兒。”我看了下:“來,親一個。”我親了。“抱過去了哦!”我沒有做聲。

      孩子平平安安了,我也放心了。這個時候醫生就開始忙著我的事情,還有胎盤沒有出來。很多事情還要辦。

      右手的點滴管道因為我用勁過渡,已經出現短路了,醫生給我把針拔了,我一看自己的手已經腫的跟個包子差不多了。

      “用勁!連孩子都生出來了,再用下勁就出來。”胎盤出來之后,開始切開的地方要重新再縫合起來。麻藥已經醒了,我只感覺到醫生們像在縫衣服一樣的縫著切口。感覺中一共縫了20多針,后來問醫生,醫生說在一面用長線縫了,外面用絲線縫了五針,三天后可以拆線。一共里里外外的縫了三層,尤其是縫外面的五針,疼的要命。

      縫完針之后,我要在產房觀察兩個小時就可以回到病房了。開始冷起來了,醫生給我蓋上被子,我就迷迷糊糊的在產房睡了兩個小時,我又不敢深睡,醫生時不時的隔個十分鐘的叫你一次。

      兩個小時對我來說是在半睡半醒中渡過的,對老公卻是在焦急中渡過了,錢得等到天亮的時候才能去取。給爸媽打電話,深夜她們也睡著了。管不了那么多了,老公給自己母親打了個電話,說了下情況,他總算寬心多了。

      5:00多的時候,我被一個瘦醫生推出產房,她也要下班了。老公來到身邊,用推車,經過電梯,我回到了病房,爬下推車,我在病床上安心的休息。老公見我休息了,他也該休息會了。

    與本篇相關的其他文章
      ● 順產,剖宮產:經歷兩重痛
    ● 這8種姿勢,可緩解分娩疼痛!
    ● 必學:孕婦臨產3大信號!
    ● 認識這3招,知曉是否臨產!
    ● 怎么知道要分娩了呢?
    ● 怎么樣預防早產
    ● 準媽必看的產科大夫真心話
    ● 生孩子,產痛不算什么
    ● 美麗的謊言:產痛不痛
    ● 沒經歷產痛,是我永遠的遺憾
    【 關閉本頁 】【 收藏本頁 】
關于我們
網站簡介
聯系我們
新手上路
新用戶注冊
常見問題
商家入駐
入駐須知
立即加入
網站導航
網站地圖
在線客服
在線客服
投訴通道
mastcard認證 visacard認證 推薦商家 安全購物 江蘇工商
天下足球大赢家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