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孕婦網致力于成為最全的母嬰育兒類免費知識文庫。 收藏本站

    首頁> 孕前準備

    網曝懷孕7月孕婦遭強制引產 官方稱依法執行

    6月4日凌晨3時許,鎮坪縣曾家鎮漁坪村三組村婦馮建梅,在鎮政府干部的強制要求下,被迫引產了已經七個月的女嬰。面對記者時,馮建梅痛哭流涕說:“我不是自愿的,是他們幾個人按著我的手,讓我簽字的!”

    大女兒已5歲半村婦懷二胎

    6月3日,記者接到馮建梅的小姑子報料稱,她嫂子第一胎生的是女兒,今年已經5歲半,按照國家政策,間隔5年是可以生二胎的,家人正在補辦準生手續的過程中,現在已懷有七個月身孕的嫂子,卻被鎮政府的二三十名干部,用衣服蒙住頭,強行送鎮坪縣醫院做引產手術。

    隨即記者聯系了鎮坪縣曾家鎮的陳鎮長。這位鎮長對記者說,現在鎮上沒有鎮委書記,由他暫時主持全面工作,確實有一個叫馮建梅的村婦,在沒有辦理二胎準生手續的情況下,政策外懷孕,鎮上正在對其采取措施。陳鎮長同時一再表示:“我們會根據人家的意愿,絕對不會采取強制手段。”

    鎮政府“其自愿接受引產術”

    6月4日上午,馮建梅小姑子再次致電本報記者,稱嫂子在凌晨3時,已經被鎮政府強行引產。

    當天上午,記者趕到鎮坪縣曾家鎮政府,一位自稱是該鎮黨委副書記的龍姓干部給記者出示了一份題為《曾家鎮依法終止一例政策外懷孕》資料,上面稱:馮建梅,女,漢族,1985年1月21日出生于內蒙古呼倫貝爾盟根河市額爾古納左旗,2006年9月1日,與鎮坪縣的鄧吉元結婚,2007年1月24日育一女(屬政策外一孩)……馮建梅婚后至今戶口一直未遷入現居住地。

    2012年3月20日,曾家鎮計生辦查出馮建梅懷孕3月有余,工作人員立即要求馮建梅辦理生育證,并將生育證的辦理程序及所需資料一次性告之到位……兩個月來,鎮計生辦工作人員及聯村領導干部先后多次督促馮建梅夫婦落實此事,但二人均以“正在辦,正抓緊在辦”為由推諉拖延。在走訪調查中,鎮上得知他們根本沒有辦理相關手續的真實意愿。

    資料稱,本著“以人為本、政策引導”的原則,通過思想教育,馮建梅同意及時補辦相關手續,并承諾于6月1日12時前給予肯定答復。6月1日,鎮計生辦工作組前往督促手續辦理情況,發現馮建梅已于6月1日凌晨離家,以此躲避計生工作組人員。當晚10時許,鎮計生工作人員在其親戚家找到馮建梅,之后繼續進行思想教育工作。6月2日,在其思想情緒穩定的情況下,鎮計生辦工作組陪護其來到縣醫院,經過各類常規例行檢查后,“其自愿接受了引產術”。

    家屬稱“不交4萬塊錢,就得強行引產”

    6月4日下午,在馮建梅的家里,馮建梅的公爹鄧孝剛正帶著5歲半的孫女。他對記者說,當時,鎮上來了一幫子人,說要么交4萬塊錢,要么得強行引產,家里拿不出來這么多錢,他們就強行將兒媳拉走。說到這兒,這位憨厚的老漢哭了起來。

    在采訪中,曾家鎮相關負責人稱:“目前,手術對象情緒穩定,身體狀況良好,鎮政府已派專人進行護理。希望記者體諒基層干部的苦衷。”

    昨日,馮建梅的丈夫鄧吉元電話告訴記者,此事發生時,他在外地打工。此前,他的確已向妻子內蒙古的家里發信件,讓給辦理準生手續。

    省人口計生委赴安康調查

    據悉,懷孕6個月以上就屬于“大月份妊娠”。日前,陜西省人口計生委就網曝“安康懷孕7月孕婦遭強制引產”一事召開緊急會議,決定派工作組赴安康調查了解事件發生的過程,待情況調查清楚后,將依法依規嚴肅處理。

    據悉,6月12日下午,省人口計生委工作組已赴安康開展工作。13日上午,省人口計生委向各市人口計生部門發出通知,再次鄭重重申,在人口和計劃生育工作中,必須嚴格依法行政,堅持文明執法,堅決杜絕大月份引產,切實維護育齡婦女的合法權益。

    據了解,鎮坪縣正在配合有關部門對此事進行調查。

    “4萬,一分不能少”“如果她不情愿,手術根本無法完成”

    “在打引產針之前,我肚子里的孩子是活的呀!”昨日,馮建梅說,孩子的預產期在8月,打引產針那天,懷孕整7個月零4天。“引產之前,孩子的活動一直很正常,但打過引產針后,肚子里就沒有動靜了。”

    對馮建梅的孕期,計生辦工作人員稱,她引產時,“懷孕期只有6個月,并非7個月。這個,醫院的檢查可以說明”。

    但鎮坪縣醫院稱,所有相關孕檢材料當日已交給由縣上組成的緊急處理小組了,對于馮自稱在醫院被強行實施孕檢并在術前談話記錄上強按手印的說法,院方負責人稱,所有醫療操作都是按程序走的,并未強迫馮建梅,而且,“因為需要穿刺,如果她不情愿,引產手術根本無法完成。”

    “一只手被強迫著按手印”

    馮建梅稱,從5月30日上午開始,鎮上的人就一直跟著她,6月2日早上9點多,鎮上來了很多人,將她從親戚家架上了救護車,雖然她掙扎著,可無濟于事——“他們怕我看見,用我的外套把我的頭蒙住,所以到現在也不知道是誰把我架上去的。”6月13日下午,病床上的馮建梅把枕邊的黑色外套拿出來讓記者看。

    對此,曾家鎮計生辦一位工作人員稱,是“馮建梅自己走的,沒人架她”;只是“在過橋的時候,大家把她扶了一下”。

    馮建梅被帶到鎮坪縣醫院后,被要求做孕檢。盡管她極不配合,但還是不得不做了B超,隨后又抽了血。做B超時,孩子還是活的。抽血過程中,因為她平時就暈血,因而反抗極大,最后“我被他們拉住,一個女的扯住我頭發,就把血抽了”。

    馮建梅遠在漁坪村的公公得知消息,立刻趕到了醫院,和在場的鎮上及計生部門的人理論,后被人帶到街上,等轉了一圈再回來,樓梯口已被人守住了,老人上不了醫院的樓。

    下午醫院上班后,馮建梅被要求在術前談話記錄上簽字。當時,“我不愿意,他們就用枕頭蒙住我的頭,兩個男的,一個捉住我左邊,一個捉住我右邊,右手被捉住寫字,另一只手被強迫在按手印。”馮建梅說,自己都急了,可拗不過對方力氣大,“上面的指印也按得亂七八糟。”

    對此情節,醫護人員稱不知情,并稱相關入院材料不能看。

    由于身邊一個親人都沒有,馮建梅被推進了手術室。大約下午4時左右,醫生給其打了一針麻藥之后,又給她打了引產針。6月3日晚,得知情況的大姐鄧吉梅趕到了病房。4日凌晨3時,一個嬰兒離開了馮建梅的身體,當時馮建梅要求看一看這個嬰兒,醫護人員同意了,面對著凄慘一幕,在場的鄧吉梅便拍下了馮建梅和這個過早離開塵世的女嬰的照片。這個孩子,后來埋在了老家后面的山坡上。

    6月2日當天,遠在江蘇南京的二姐鄧艷接到一條短信,短信是一個18992521###的號碼發來的,內容是:“4萬,一分不能少,我都給你爸說了,他說沒錢那還能怎樣,還是你們大意了沒當回事。”

    據當時和鄧艷在一起的妹妹鄧吉彩說,當時她們和對方聯系上后,才知道發短信的人自稱曾家鎮計生辦的袁芳,還說,這些也是上面的意思,他們只是工作而已。

    就網上當地計生部門就引產一事的回復,馮建梅的丈夫鄧吉元說,其實此事根本就不是戶口上的問題,原因就在于沒有交4萬元的押金,而這筆押金屬于什么性質,對方沒說,他也不清楚。

    曾家鎮計生辦的袁芳證實有此事,稱馮建梅是非農戶口,故生二胎不合法。4萬元系保證金,只要她把戶口搬過來,錢還是要退的。

    新聞回顧:網曝陜西安康懷孕7月孕婦遭強制引產

    網友“我不是飛賊”發帖稱,陜西安康市鎮坪縣曾家鎮政府非法拘禁懷孕7個月的女子,強制引產其肚中胎兒。鎮坪縣人口和計劃生育局官網回應此事稱,在該女子同意的情況下,依法對其終止妊娠。

    陜西調查懷孕7個月孕婦被強制引產事件

    日前,一則網帖稱陜西安康市鎮坪縣曾家鎮政府非法拘禁懷孕7個月的女子,強制引產其肚中胎兒。陜西省人口計生委決定派工作組赴安康調查了解事件發生的過程。官方稱待情況調查清楚后,將依法依規嚴肅處理。

    與本篇相關的其他文章
      ● 孕婦被困,工人受傷 昨天兩起電梯故障事故
    ● 孕婦防輻射服并非金鐘罩
    ● 香港調高急診分娩收費見效 沖急癥室數量創新
    ● 男子找孕婦“員工”騙保牟利 涉案金額220萬
    ● 華裔孕婦自殺未遂害死胎兒 被指控獲判終身監
    ● 陜西安康孕婦被引產事件相關人員被停職
    ● 維維乳業牛奶保質期內變質 孕婦要求一賠十遭
    ● 孕婦如何選擇分娩方式?
    ● 陜西遭強制引產孕婦家被掛“賣國賊”橫幅
    ● 英國藝術家欲建裸體孕婦雕塑引爭議(圖)
    【 關閉本頁 】【 收藏本頁 】
關于我們
網站簡介
聯系我們
新手上路
新用戶注冊
常見問題
商家入駐
入駐須知
立即加入
網站導航
網站地圖
在線客服
在線客服
投訴通道
mastcard認證 visacard認證 推薦商家 安全購物 江蘇工商
天下足球大赢家比分